您所使用的瀏覽器過舊,可能無法正常瀏覽網頁。
若想體驗完整的活動內容,建議您以下幾種方式:

升級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

使用其他瀏覽器

使用手機版活動網頁

想吃肉的小姊妹

2019/06/05 fb分享 line分享 line分享
臺灣夢

  車子開了好一陣子,才離開兩側滿是雜草的山路,專案人員把車停在堆滿雜物的農田前,望著不遠處有兩個瘦小的身影,緩緩地從一棟白色矮房中走出來。

  先上車的是姊姊晨晨,剪著一頭俐落短髮的她,不僅是學校的足球隊成員,也是基地裡唯一會自動自發寫功課的孩子;緊接在後的是妹妹曦曦,水汪汪的大眼和可愛的辮子頭,模樣非常可愛,在她隨身攜帶的小包包裡有個首飾盒,裡面放著五顏六色的橡皮筋,每天早上她總要姊姊幫忙綁頭髮,把自己裝扮成小公主的模樣後才出門。

  車子掉頭重返山林小路,專案人員不時看著後照鏡關心,「晨晨、曦曦早安,妳們刷牙了嗎?」不知道小姊妹是沒有聽到,還是不想回答,這時車上出現了短暫的靜默,「阿公有沒有幫妳們準備早餐?要不要吃早餐?」這回晨晨開了口:「我想吃蛋餅!」下山後,專案人員隨即轉向街口的早餐店,買了兩份蛋餅,小姊妹捧著餐盒吃得非常開心。

  為了看到她們「開心」的模樣,基地專案人員說,即使每個禮拜都得自掏腰包花一百元,也覺得非常值得。「晨晨、曦曦因為家裡不富裕,每個月靠阿公七千多塊的老農年金撐起家計,她們在家幾乎沒有吃過肉,更別說有穩定的早餐。」阿公為了省錢,在附近農田種了點青菜,一年365天都是以這片田長出的蔬菜為主食。有次妹妹曦曦因為覺得菜很苦,不想吃,就被阿公處罰,後來勉強吞完整盤青菜,但一站起來就反胃,全部吐出來。有陣子,晨晨、曦曦很怕不用上學或基地沒開放的日子,因為有些同學討厭吃的營養午餐,對她們而言,卻是巴不得可以餐餐吃。


▲曦曦和晨晨在基地裡有很多朋友,表現和其他人沒兩樣,但是誰也不知道她們剛開始來這裡,只是因為要得到穩定餐食。

  但除了吃的問題之外,要擔心的還不只這樣。專案人員舉例說:「好幾次看到她們在路邊解決尿急,我說『不可以,要去廁所』,但是她們竟然回我『為什麼不行?』」原來,晨晨、曦曦因為家裡缺乏女性照顧者的角色,衛生習慣和儀容打理都成了基地志工要重新教導的事情。


曦曦經常主動幫忙打掃,專案阿姨說,曦曦很貼心,是個非常乖巧的孩子。

  「她們還沒加入基地以前,經常騎著腳踏車在路上亂跑,因為村子小,我偶爾會在路上看到她們玩到整身泥巴和汙垢。」專案人員說,「現在她們來基地,我都會特別關心她們今天去了哪裡,教她們分享怎麼照顧自己,小姊妹也很信任我,很願意跟我分享很多事情。」

  「有些事情孩子不講,你也不會知道。」專案人員又說,有次小姊妹突然說不想來基地,原本以為是在基地受到欺負,還是覺得課程無聊不想來?剝絲抽檢之後才發現,原來阿公最近經常喝酒後騎車載她們,日前就發生一次阿公載著她們兩人,三人帶車一起摔進水溝,雖然沒受什麼傷,但是小姊妹已經留下陰影。專案人員聽完小姊妹的心事後便答應她們,只要有來基地就會帶她們回家;另一方面,專案人員用很委婉的方式,以關心阿公的身體為由,勸告阿公少喝一點酒,「畢竟孩子不能一輩子都由我們接送,我們能做的就是協助孩子一起解決問題。」

       訪視這天剛好是母親節前夕,基地老師帶著孩子們畫卡片,小姊妹們挑了色紙和彩色筆,寫了一張沒有收件人的母親節卡片,下課前把親手烤的餅乾送給陪伴她們的志工奶奶。對於未來,晨晨說,她想把球踢好,因為教練說把球踢好就可以得到一顆球;而妹妹想要一個漂亮的髮夾。孩子的願望很小,但卻是最真實的渴望。


▲曦曦和晨晨畫了一張母親節卡片,小一的曦曦雖然不太會寫字,但很努力模仿黑板上的筆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