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使用的瀏覽器過舊,可能無法正常瀏覽網頁。
若想體驗完整的活動內容,建議您以下幾種方式:

升級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

使用其他瀏覽器

使用手機版活動網頁

永遠電力十足

2019/04/09 fb分享 line分享 line分享
臺灣夢

社區基地裡年紀最小的弟弟,有一天突然大聲喊「是誰偷拿我的鞋子?!」大家都搖頭說不知道。於是弟弟又一直大聲吵鬧,直到有個孩子突然說:「會不會是小黑啊?」然後所有人全部鬧成一團,又推又吵地開始盤查兇手。

會突然冒出「小黑」這個名字,實在是因為他太調皮了,基地裡只要東西不見,或是物品被打翻等等讓人傷腦筋的事情發生時,大家就會想「又是小黑闖的禍嗎?」在這個社區基地裡,小黑是調皮排行榜上的頭號人物,他調皮的程度猶如當年電視卡通裡,總是惹惱鄰居的淘氣阿丹。
▲社區志工一不注意,小黑就把自己變成電影《阿凡達》裡的「納美人」。

五官深邃的小黑,第一眼看到他時,不會把他和「搗蛋」兩個字聯想在一起。不過事實是,無論在家、社區或是學校,他總是坐不住、電力十足,到處逗弄人家。過去在家裡,小黑常和哥哥打鬧,鬧到最後有時動了脾氣變成打架,直到爸爸捲起袖子來管教,才能勸阻兩兄弟「停戰」。

小黑的家裡有爺爺、奶奶、爸爸、媽媽、哥哥、姊姊和妹妹,一共8個人。家裡的經濟支柱是奶奶在安養院當護理人員,但工時長,薪水不高,還有爸爸在清潔隊上班,每天都得在天亮前出門,媽媽則在家照顧最小的妹妹,至於大哥正在外地念書,因為「大人都在忙」,於是管教小黑的工作就落到姊姊身上,爸媽為了不讓小黑在街頭亂晃,要求姐姐必須跟著他一起到社區基地,家裡才放心。

這一天,學校放學的鐘聲響起,孩子們陸續抵達社區基地,好不容易大家坐下來專心寫功課,此時,小黑突然大叫一聲「拎北有錢!」把同學們嚇了一大跳,結果有人的字寫歪了,有人的鉛筆不小心掉到地上了,大家開始跟小黑抗議,要他安靜。但五分鐘後,小黑再度高分貝喊出「拎北有錢!」這次還等不到其他同學抗議,志工老師馬上板起臉、加重語氣制止他,請他不要影響同學。

小黑會這麼調皮,志工老師推估是從他小妹出生開始的,因為在此之前,他是家裡最受寵的老么,妹妹出生後,媽媽忙著照顧,小黑覺得被忽視了,所以調皮蟲上身,努力要把大家的焦點轉回來,結果遭殃的反而是姊姊。每次姊姊要求小黑整理房間,可是他不從,而且不做家事、功課也不寫,把姊姊的叮嚀當作耳邊風。不過前些時候,基地裡年紀最小的弟弟,發現鞋子不見了,同學們猜是小黑惡作劇,但小黑反駁說「不是我!是別人啦!」導致現場一片混亂,甚至有肢體推擠,姊姊獨排眾議,跳出來袒護他,最後老師出面協調,確認鞋子不是小黑拿的,才讓整個事件落幕。

只是並非每件事情姊姊都能幫忙解圍。

小黑除了搗蛋,功課也老是寫不完,甚至曾經寫到睡著。他說最喜歡數學,因為數學作業只要寫1、2、3;最討厭國語,因為寫字筆畫很多,志工老師對他也束手無策。還有志工老師也發現小黑的生活自理能力很差,「吃飯都掉滿身,米飯、菜渣都有!」而且他不會打理自己,每天上學都是上衣、褲子隨手抓了就穿,下課後來到社區,志工老師問了才知道,他又穿了沒洗的衣服出門了。

為了改善小黑的狀況,社區志工決定開辦生活技能課程。「因為孩子不會永遠是孩子,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一定要會,回家後也能幫忙家長分擔家務,例如洗米、燒飯、做菜等。」於是,志工老師開始教孩子們煎魚,包括如何挑魚、清洗、備料等過程都一一講解,結果孩子們不僅把學到的內容,在每堂課裡重複運用,就連回家後,也樂於分享自己的廚藝表現,讓許多家長相當驚喜。

▲小黑參與社區課程都很認真,這次要學煎魚,先把薑片下鍋爆香,志工老師特地準備手套給大家戴,以免燙傷。

尤其是小黑,一到廚房就能稍微安靜下來,志工老師相信,「廚藝」或許正是改變他的方法。而且他們相信小黑不是天生愛調皮壞孩子,只是需要陪伴,因此經常主動了解小黑對課程的喜好與感受,並刻意關心他的近況,後來也慢慢看出效果。

有次志工老師安排農耕體驗課,教大家做稻草人。當天小黑缺課,但隔天卻搬來一座稻草人,正當大家滿頭問號時,小黑說:「我很想參與農作課,只是昨天請假,今天在學校聽到老師要丟棄這座稻草人,我就主動說要帶到基地來。」這番話讓志工老師發現,原來小黑很喜歡基地,特別是大家在這段時間用心陪伴,小黑真的改變了,比起過去更投入基地課程,參與度提高了!

除了心態改變,志工老師還發現,小黑開始樂於助人,現在一到基地就坐下來寫功課,如果低年級同學不會寫作業,也會主動教他們。以前小黑動不動就說「想出去玩」,現在開始對未來有了期待,前陣子他迷上打棒球,經常找時間練投、揮棒,小黑立下目標,希望有朝一日跟中信兄弟球星一樣,能站在球場上發光發熱!
▲熱衷棒球的他,最喜歡的球員是中信兄弟的球員─周思齊、王勝偉。

看到孩子們說出自己的夢想,社區志工們總是相當感動,特別這孩子是小黑。

過去小黑愛搗蛋,志工老師難免會嚴厲管教他,但小黑還是很喜歡這些叔叔、阿姨,偶爾還會撒嬌、謝謝志工的陪伴。大家很驚訝他的改變,志工相信是社區基地的團體生活,同儕給的正面影響,引導他心智成熟了,也終於像個會照顧人的哥哥了。

「臺灣夢」社區基地不是安親班,也不是學校的延伸,而是一群社區志工們秉持著「愛與溫暖」,將這樣的信念延續到社區,陪伴、照顧每一個需要關懷的孩子。因為在「臺灣夢計畫」裡,不僅是孩子獲得幫助,伸手付出愛的志工們也從中學習到更專業的兒少陪伴方式,這股正向的暖流正持續在社區裡擴散,讓「臺灣夢」陪著孩子長大,幫助他們探索未來方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