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使用的瀏覽器過舊,可能無法正常瀏覽網頁。
若想體驗完整的活動內容,建議您以下幾種方式:

升級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

使用其他瀏覽器

使用手機版活動網頁

就是愛在社區

2019/04/09 fb分享 line分享 line分享
臺灣夢


▲東岳社區參加2018年「臺灣夢計畫」成果發表會的行前城市小旅行,簡欣美(後右)帶隊到臺北,跟孩子一起參訪都會景點。

「剛開始很痛苦,孩子們都不領情,真的『秀才遇到兵,有理說不清』…」
貫穿臺灣東部的臺9線,經過宜蘭這一段可望著遼闊又蔚藍的海,羨煞一堆被關在水泥牆的都市人。宜蘭南澳鄉的東岳社區是享有這自然美景的原鄉部落,當地泰雅部落的居民有著樂天知足的性格,人人都熱愛自己的家園,他們說:「這裡就跟電影裡的歐美國家一樣啊!大人早上出門到城市打拼工作,下班後就回到平靜舒適的住宅區,住在這裡多好!」就算年紀是20來頭的年輕人,也絲毫不想離開這裡,因為在這裡,才有家的味道。

不過正因為大人都出門工作了,年幼的孩子就託付給阿公阿嬤照顧,所以大白天的街頭幾乎都是老人與小孩,這也讓仍在社區裡走動的簡欣美,相對顯得突出。

多數人的28歲,可能正在都市打拼,嘗試在競爭激烈的職場上站穩腳步,但28歲的簡欣美決定留在家鄉。除了大學時期曾到花蓮念書之外,她從小到大都沒離開過東岳,跟都會區部分年輕人老愛跟風、期待城市洗禮的性格完全不同。簡欣美覺得待在家鄉也不錯,村落裡住了誰?誰跑去誰家串門子?她都一清二楚,如同人體天眼一樣,了解社區裡的大小事。

「只要能在職訓局上班就可以了!」簡欣美如此說。她的夢想其實很簡單,找一份可以學技能又能賺錢的工作就好了。不過三年前的家庭因素,讓她的「人生規劃」意外地轉個彎…

「本來我想去羅東找工作,可是那時候爸爸生病要洗腎、需要照顧。」當時簡欣美的爸爸每週要到羅東鎮上的醫院洗腎2次。媽媽年事已高,跟哥哥協調後,她決定扛起照顧爸爸的重任。「我哥是卡車司機,有時跑一趟車要好幾天才回來,不方便帶我爸去看病,所以由我陪爸爸去洗腎。」簡欣美態度樂觀,不覺得照顧家人是繁重的差事,於是決定留在家鄉工作。

十年前,18歲的簡欣美就開始在東岳社區發展協會打工,處理行政資料,陸續接觸過老人關懷據點和多元就業等方案,算是有經驗的老手。三年前,社區加入「臺灣夢計畫」,她成為基地的專案人員,但沒想到新的挑戰才正要開始。
▲在東岳土生土長的簡欣美,現在是「臺灣夢計畫」的社區專案人員,她熱愛家鄉,樂於照顧社區孩子。

難題一:招生不足
「家長不了解計畫內容,不同意讓孩子來到社區基地,所以剛推動時有點困難,招生人數不足。」回憶起「臺灣夢計畫」剛起步時,與家長們溝通不順利,讓簡欣美一度想放棄,「但每次閉上眼睛、冷靜深吸一口氣之後,放棄的念頭被拋到九霄雲外。」然後她更上緊發條,態度堅定地去拜訪社區的每戶家庭。除了持續溝通,自從基地開張後,加入計畫的孩子們越來越喜歡這裡,這樣的氣氛傳開了,其他孩子也紛紛拜託爸媽讓他們也到社區去,慢慢地越來越多家長認識「臺灣夢計畫」、認識基地,於是招生問題逐漸解決!這正是簡欣美在東岳社區基地帶來的第一個轉變。

只是,「溝通」依舊是最難解的課題。
「臺灣夢計畫」獲得學校與家長認同後,大家的參與度提高了,隨之而來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見,包括如何安排課程內容、邀請誰來上課、上課時間要多久等等,大家都有不同看法。簡欣美那時就像學校的輔導室,單一窗口接受學校老師、家長們的各自說法,但彼此之間沒有橫向溝通的平台。最後她想出一個辦法,就是定期召開會議,邀請學校老師、家長、志工通通來參加,大家坐下來好好講。

「大家討論最久的就是上課時間,我們平日只有開課兩天,後來決定周末多開一天,只是要選周六或周日,我們三方討論了非常久,最後才定案在周日下午。」簡欣美笑說,每次社區基地開會,規模都不輸給學校的家長會,連她媽媽都忍不住問:「真的有這麼多會要開嗎?」她笑著回答:「我可是在小地方做大事業啊!」對於解決「溝通」問題,簡欣美越來越有信心!

難題二:對症下藥再開課
搞定大人後,接下來是社區基地裡的17個小毛頭。原住民小孩體力好又活潑,但專注力卻不太夠,經常讓簡欣美忍不住大動肝火。後來她發現要「治」這群小孩就先安排「好玩、好吃」的課程,吸引他們的興趣,然後把握機會讓孩子們學習各種技能。譬如社區基地安排農耕體驗和復育小米課,簡欣美先教孩子製作稻草人,抓住他們的好奇心,結果孩子們不但開心討論稻草人的服裝,還幫稻草人取名字!另外,簡欣美也為孩子設計廚藝課,教大家烤蛋糕點心,以及煎魚、炒菜等家常菜,讓孩子學習基本的自理能力。未來她打算讓社區基地的課程更在地化,發展出東岳獨有特色,例如射箭等等,讓孩子進一步認識部落傳統與生活技能。
▲簡欣美(右)為東岳社區基地的孩子規劃許多有別於學校的課程,帶孩子們身體力行體驗生活。

「我沒有專業的教育或社工背景,但我願意學習」
年僅28的她,回想三年來,曾經因為調皮的孩子而動怒,包括不遵守基地公約,甚至是最基本的環境整齊都做不到,簡欣美一度氣到雙眼泛紅,但還是耐住性子對孩子說教。「剛開始很痛苦,孩子們都不領情,可是轉個念頭想就會發現,他們只是需要有人陪伴,希望大人們能注意到他。」簡欣美說,雖然自己不是專業教育或社工體系出身,但願意上課學習兒少照顧知識,把正確的照顧方式帶回社區。儘管東岳社區地處偏遠,沒有專業資源,必須跑到花蓮上課,但她仍樂此不疲。

在所有社區基地中,簡欣美算是年紀輕的專案人員,不過她為家鄉注入活力與熱情,現在已經成為社區基地裡不可或缺的重要戰力。社區裡有位單親家長,因為長時間工作無法陪伴孩子,後來讓孩子參加「臺灣夢計畫」後,不但安心,特地感謝簡欣美及社區基地幫助外,也願意撥出假日時間參與活動,增進親子情感。看到自己的努力獲得家長與孩子的認同,更堅定簡欣美繼續推動「臺灣夢計畫」,繼續陪伴家鄉的孩子慢慢長大。
▲社區孩子都喜歡簡欣美大姐姐,每次參加活動總是黏著她。


▲2017年東岳社區獲得「臺灣夢計畫」築夢獎,簡欣美(左)與社區發展協會黃天來理事長(右二)一起和中信慈善基金會辜仲諒董事長合影。